English|阿拉伯语|日本語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主页 > 四川 > 文化 >

我想到了村上春树 感觉像冒名顶替者 墨西哥

2017-10-08 18:40   来源:未知
我想到了村上春树 感觉像冒名顶替者 墨西哥


  

 

  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,日裔英国籍作家。1954年出生于日本,5岁时随家人移居英国。

  作品

  《远山淡景》《长日留痕》《无可慰藉》《千万别丢下我》《浮世画家》等

  颁奖词

  他的小说富有激情的力量,在我们与世界连为一体的幻觉下,他展现了一道深渊。

  “我当然没有期待这个奖。这不是我一般会想的事情,我必须说这确实是一个令人吃惊的奖项。

  这是一个巨大的荣誉,主要是因为这意味着我追随了最伟大的作家的脚步,所以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赞扬。”

  北京时间10月5日19时(瑞典当地时间13时),瑞典文学院宣布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日裔英国籍作家石黑一雄。颁奖词说:“他的小说富有激情的力量,在我们与世界连为一体的幻觉下,他展现了一道深渊。”

  在之前博彩公司开出的赔率榜单中,并未出现过石黑一雄的名字,石黑一雄获奖时,不少人感叹诺奖再次“爆冷”。不过,在世界文坛上,石黑一雄早已有一席之地,其作品有《远山淡景》《长日留痕》《无可慰藉》《千万别丢下我》《浮世画家》等。石黑一雄的代表作《无可慰藉》《别让我走》《长日将尽》《被埋葬的巨人》也已经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。

  成都商报第一时间通过英国特约记者采访了刚获得诺奖的石黑一雄。石黑一雄目前住在英国伦敦,当BBC联系他获得诺奖时,他甚至一开始以为是玩笑,因为评委会一直没有联系过他,“这是一个巨大的荣誉,主要是因为这意味着我追随了最伟大的作家的脚步,所以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赞扬。”

  诺奖是永远的力量

  石黑一雄目前住在伦敦,在接受成都商报特约记者采访时,虽然周围一片混乱,不断涌进采访的记者,但石黑一雄依然平静,像他的语言文字一样淡然。他笑着说:“这是绝对的混乱。我的经纪人打电话说,宣布我是诺贝尔奖得主,但是有这么多假的消息,这些日子很难知道什么能相信,所以我没有真正相信,直到记者开始打电话以及来到我家门外。怎么有那么多记者知道我的家?”

  石黑一雄说,自己很荣幸获得诺奖,他希望诺贝尔奖成为一种永远的力量,“这个世界正处于一个非常不确定的时刻,我希望所有的诺贝尔奖都能像现在这样,成为世界上一股积极力量。”他补充说,“如果我今年能在某种形式上成为某种潮流的一部分,在一个非常不确定的时间里营造某种积极的氛围,我将深受感动。”

  石黑一雄也分享了自己的另一种心情,“我的一部分感觉就像一个冒名顶替者,感觉很糟糕。村上春树、萨尔曼·拉什迪、玛格丽特·阿特伍德、麦克卡西、麦卡锡,都马上进入了我脑海,我只是想,哇!我太年轻了,不能赢得这样的东西。但是我突然意识到我已经62岁,处于获奖作家的平均年龄。”

  获奖后担心影响写作

  相比写小说,石黑一雄更大的爱好是音乐,他的偶像正是去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鲍勃·迪伦。石黑一雄还喜欢弹吉他、打鼓。高中毕业后,石黑一雄一度做过乐队打击乐手。英国媒体评论石黑一雄是电影、戏剧和小说一起玩耍。

  获得诺奖后,石黑一雄也表达了对诺贝尔文学奖可能带来的影响,“我希望它不会标记某种结局。我不得不在许多作为公众名人作家的需求之间争取很多的写作生涯,并找到做实际工作的时间和空间,我希望自己的写作继续下去,和以前并没有什么不同,获奖是昨天的事。”石黑一雄说,“只是希望我不要懒惰或自满,希望我的工作不会改变。我还希望年轻的读者不要被诺贝尔文学奖推翻。”

  他厉害在哪儿?

  东西文化碰撞对写作有很大影响

  石黑一雄说他得知获奖时,想起了村上春树,而村上春树是这样评价他的作品——在石黑一雄的小说中有“特别坦诚和温柔的品质,既亲切又自然”。

  石黑一雄1954年在日本长崎出生,5岁时搬到了英国。正如石黑一雄《被掩埋的巨人》中文译者周小进和《无可慰藉》的中文译者郭国良所说,东西文化的碰撞对他的写作有很大影响,“他毕竟是东方人,虽然用的是英语写作,但叙事和表达上都还是东方式的。”周小进告诉成都商报记者。

  石黑一雄告诉成都商报特约记者,在英国生活的日本家庭对他的写作至关重要,让他从不同的角度看待许多英国同行。探讨变革中人们内心的感受,“记忆”是贯穿在石黑一雄创作始终的主题。如他的第一部小说《远山淡景》讲述了在英格兰生活的日本寡妇悦子的故事,故事影射了日本长崎的灾难和战后恢复;《浮世画家》则通过一位日本画家回忆自己从军的经历,探讨了日本国民对二战的态度;《无可慰藉》讲的是在一个不知名的欧洲小镇,一名钢琴家如何挣扎着按照计划去演出的故事……

  评论界认为,在石黑一雄的作品中,人物内心世界的孤独、压抑、自欺与不安,双重叙事策略起到了解构叙事者自我身份的奇特效果。石黑一雄认为,这是“日本艺术的悠久传统,表面的平静和表面的克制”,如果被压制的话,情绪会更强烈。

  新闻面对面

  石黑一雄:

  诺奖像一个最终的梦想

  记者:作为一名作家,有期待过诺贝尔文学奖吗?

  石黑一雄:不,没有,我当然没有期待这个奖。这不是我一般会想的事情,但我必须说这确实是一个令人吃惊的奖项。但这是十分珍贵的。委员会为一些相当好的作品站了出来。

  世界正处在一个非常不稳定的时期,人们对于价值十分不确定。我确实相信诺贝尔奖意味着一些好的事情。同时我很荣幸与伟大的科学奖和诺贝尔奖获得者一起获奖。我认为委员会保持了他们推动世界向好发展的信用。

  记者:获奖有什么感受呢?

  石黑一雄:我十分感动。我们都有过关于诺贝尔奖的想法,不仅是诺贝尔文学奖,还有其他诺贝尔奖。这个奖被过度消费了,我们从小就听过诺贝尔,这是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。我不知道我们是否都梦想过获得诺贝尔奖,这看起来像一个最终的梦想。

    编辑:网上百家乐游戏

相关阅读

首页 国内旅游 西部资讯 网络资讯 国外旅游 国际新闻 网上游戏 娱乐 fifa casino 体育 彩票 戒赌 皇冠 新闻 财经 民声 健康

中国西部资讯网:立足西部,远望世界!

Copyright (C) 1996-2016 中国西部资讯网